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更多 >涨姿势 > 正文

[涨姿势] 盗梦空间解析官方图文【转】

作者:观棋日期:2018-08-08 分类:涨姿势

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会做梦,都会做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梦,有些人还很乐于求助各种解梦工具去了解自己所做的梦预示着什么。随着《盗梦空间》的热映,其背后的科学以及传递给我们每一个人所需了解的有关梦境和潜意识的知识,让我们有了一本无比强大的解梦宝典,到底我们活在梦中的第几层,请诸位对号入座。


解梦基础一 角色介绍
由于盗梦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有明确的职责分工,所以不了解角色,就无法把握整个盗梦世界的逻辑基础。那么就让我们从角色先入手吧。
盗梦者柯布(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饰):负责从目标人物的潜意识中抽取秘密信息,也是整个盗梦团队的领导者。
前哨兵阿瑟(约瑟夫-高登-莱维特 饰):柯布的老搭档,负责前期的资料搜集、信息打探等准备工作,并且在梦境中也负责帮柯布清理各种意外困难。
药剂师优素福(迪利普-劳 饰):负责配置进入联梦状态的神秘药剂Somnacin,由于他在药剂中可以使用自己研制的独特的镇静剂(sedative),被柯布拉来一起实施“植入”计划。
建筑师阿里阿德涅(艾伦-佩姬 饰):负责建筑各级梦境中的大体环境框架(但必须避免利用记忆建造区域),以便目标人物进入这个梦境后会相信是在自己的梦里。建筑师把某一层的梦境建好后,只能交给该层的梦主人,以避免别人对梦境过于熟悉后会导致潜意识作乱。梦主人可以对梦中环境的细节进行局部修改。
伪装者埃姆斯(汤姆-哈迪 饰):负责在梦中伪装成特殊人物(通常是和目标人物关系比较亲近的人)以更好地从潜意识层面影响目标人物。
目标人物菲舍(希里安-墨菲 饰):本次行动就是为了在这位即将继承家族产业的富二代心中“植入”一个想法。目标人物进入梦境后会有比较明显的潜意识防御。
游客齐藤(渡边谦 饰):就是这位富豪级权势人物,利用“让你回家和孩子团聚”为诱惑,令柯布组织起团队展开了“植入”行动。齐藤为了监视行动的成败效果,也跟着一起进入了梦境中,并没有任何职责。
阴影梅尔(玛丽昂-歌迪亚 饰):柯布已死的妻子。以前和柯布一起研究梦境,并成为了前往迷失域的先驱。由于柯布对妻子的死心存深深的负罪感,所以其潜意识中的梅尔会偶尔出现在联梦中,对行动进行干扰。


解梦基础二 基础概念
联梦机(PASIV Device):





本片最重要的道具,能够把目标人物通过本机链接到盗梦团队建筑起来的特定梦境中,从而对其思想深处的秘密进行盗取。该机器全称为“便携式自动Somnacin静脉注射器”(Portable Automated Somnacin IntraVenous Device)。从本片中可以看到,这台机器使用起来非常便捷,只需要从中拽出两根线然后将末端绑在目标人物和盗梦队员的手腕处即可。


梦主人(Dreamer):做梦的主体。(可以理解为联网游戏时的主机)每次联梦机工作,都会先有一个梦主人做梦,然后才能把目标人物和其他队友联接到梦主人的梦中。一个人通常只能做一层梦的梦主人,因此在实施植入计划的时候,每一层梦境都会有一个梦主人。梦主人的一些潜意识会影响到整个梦层的环境特点。并且梦主人在上一个层面所处于的运动状态也会影响到其梦境的物理状态。


投射(Projection):来自于人物的潜意识在梦中的呈现。这种潜意识一方面来自人对梦境不合理性的防御,一方面来自于人对记忆中的人的想念。由于盗梦团队都是受过专业训练,并且很清楚自己是在梦中执行任务,所以其潜意识不会出现进行防御。只有目标人物会在梦中制造大量的陌生人,并在其对梦境起疑时表现出攻击性(通常是由于筑梦师把梦境建造得太离谱)。但是盗梦队员的潜意识中如果有某些过于严重的想法,严重到自己无法控制的时候,也会将其投射到梦中,从而导致对行动的意外干扰。


悖论建筑(Paradox):在梦境中可以构建一些现实中无法存在的矛盾环境,比如没有尽头的彭罗斯楼梯。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目标人物被困在梦里,而不至于因走到了梦的边缘而警觉。


图腾(Totem):盗梦队员用来鉴别自己“是否在别人梦中”的小物件。每个人的腾都必须是有独特性的。柯布的图腾是一个陀螺,阿瑟的图腾是一个灌铅的骰子,阿里阿德涅的图腾是一个自己改造后的国际象棋的皇后棋子。柯布只要旋转陀螺,陀螺如果旋转一会儿便倒地那就证明他在现实中,如果陀螺一直旋转则证明他还在梦里。


抽取(Distraction):盗梦的目的,即从目标人物的潜意识中找到他的秘密并进行盗取。对于潜意识防御薄弱的人,可以通过直接交谈即可。对于潜意识防御强的人,由于这些秘密都是埋藏比较深的,所以在梦中的表现形式往往是被锁在保险柜里。


植入(Inception):和“抽取”相对的行为,也是本片的英文片名,指的是在目标人物的潜意识中暗示其一个想法,让他醒来后自然而然地把这个想法当成是自己的


多层梦境:为了达到比较复杂的目的,比如“植入”,便需要让目标人物进入两层或三层梦境。也就是所谓的“梦中梦”和“梦中梦中梦”,并且梦境可以嫁接,在A的梦境中嫁接B为梦主人的新一层。通过不同梦境层次的不同暗示,来达到让植入的想法成为自然而然的想法这样一个比较难实现的目的。


穿越(Kick):把深层梦中的人唤醒到上一个梦境层面的方法,但是穿越不能跨层。常用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在第N+1层中将人物杀死,该人物便能在第N曾中醒来;一种是通过使第N层的人物的身体发生“高处下坠”等惊吓效果,从而把第N+1层中的他的意识拉回来。而药剂时效到后,梦境中的人都会在现实中醒来。


迷失域(Limbo):词汇来源自基督教术语,原指地狱边缘的中间地带。来到这里的灵魂既不能入天国也不能下地狱,只能游荡着等待救世主拯救。在本片中迷失域是独立于任何梦层和现实之外的潜意识边缘。进入的方式可能有很多种,可以确定的是在使用镇静剂后在梦中死亡,以及梦层坍塌(既梦主人醒来)时如果没被上一层唤醒,都会导致坠入迷失域。


“植入”行动的特殊性:
由于“植入”比“盗取”要难上很多,所以为了完成这次“植入”任务,柯布的盗梦团队进行了更为复杂的设计。因此,在此次行动所建构起来的多层梦境中,便有了一些普通行动所不剧本的特殊性。


层数增加:为了让“植入”的想法能够成为目标人物菲舍的自然而然的想法,需要更多层次的梦境。一般的盗梦行动最多用两层梦境,而这次盗梦团队为之设计了一个三层梦境的计划,通过三层梦境中对菲舍进行不同形式的潜意识暗示,结合起来才能达到目的。


特殊镇静剂的加入:梦的层次越多,第一个表现是环境和出现的人物就会越简单,第二个表现是目标人物的潜意识防御会更激烈,第三个表现是整体会更加不稳定。为了能够稳定地清晰地抵达第三层梦境,新药剂师优素福在药剂中加入了他自己研制的特殊的镇静剂。正是由于大量镇静剂的使用,引发了“植入”行动比普通的盗梦行动危险了许多。


时间变化倍率增大:在使用普通药剂的盗梦行动中,每增加一层梦境,时间流逝延长12倍,也就是影片中提到的现实中的5分钟是第一层梦中的1个小时。但是在使用特殊药剂的“植入”行动中,这个倍率被增大到20倍。


唤醒条件受限:在普通梦境中只要死亡或上一层的沉睡人受到一定程度的刺激就可以醒来,但是在使用镇静剂后,这些唤醒的条件就会受到限制。一方面,如果人在梦中死亡,将不会在上一层梦中醒来,而是直接堕入迷失域;另一方面,普通程度的刺激(比如扇耳光)不足以唤醒沉睡中的人,而只能依靠让沉睡中人实现“高空坠落”,才能令其穿越。


协同穿越(Synchronize a kick):由于行动是通过在不同梦层对菲舍进行多重潜意识暗示,所以在“植入”成功后,必须通过协同穿越,让他尽量瞬间从最底层梦境醒到最上层梦境。否则在中间梦境停留过多,会让其对刚刚确信的想法起疑。另外,由于不能跨层穿越,所以必须保证各层同时穿越才能保证把留在不同梦层中的队友都唤醒。如果不能实现协同穿越,就会错过机会。于是盗梦小组通过播放音乐的形式来保障实施协同穿越。


第一层时空:现实时空、环境为波音747的头等舱内、通过药剂失效或关闭联梦机实施唤醒。





在现实中,盗梦团队和目标人物菲舍一起坐在了波音747飞机的头等舱内,准备从巴黎飞往洛杉矶。这趟航线是世界上最长的航线,从而为盗梦团队提供了长达10个小时的行动时间。在骗取菲舍喝下药剂后,6个人分别从联梦机中抽出连接线,在空姐的照看下,开始“植入”行动。


第二层时空:第一层梦境,优素福的梦境、环境为一座城市、通过卡车撞桥的护栏和卡车坠落水面实施穿越。

第一层梦的梦主人是药剂师优素福。由于优素福对飞机上提供的免费香槟“爱不释口”,导致在第一层梦境中他的潜意识发挥了影响作用,变成了一个暴雨天气。城市中的行人都是目标人物菲舍的潜意识投射,但是由于阿瑟没有打听到菲舍曾经受过潜意识防备的专门训练,众人对突然出现的暴力防御措手不及。受过训练的菲舍的潜意识中有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会对其它意识进行暴力抵抗。(你可以把其理解为《黑客帝国》中的史密斯)在和防御武装的对抗和逃亡中,齐藤中弹受伤,大大缩减了行动的可利用时间。并且柯布的潜意识也影响到这层梦境,一辆突如其来的火车短暂地阻挡了他们的前进。
在这一层中,通过伪装者埃姆斯伪装成菲舍的教父布朗宁,给菲舍暗示了“终极遗嘱”的存在,并套取了一组6个数字——528491。该串数字虽然是菲舍随口说出的,但是通过下一层的暗示,使其成为了他潜意识中保险箱的最终密码。


第三层:阿瑟的梦境、环境为一座酒店、通过爆炸冲击波令电梯坠落触地实施穿越。

第二层梦的梦主人是前哨兵阿瑟。阿瑟根据菲舍在上一层梦境中随口说出的数字,对酒店房间进行了改造,让528房间和491房间正好形成了上下层关系。伪装者埃姆斯再次伪装成一位美女,和菲舍在吧台搭讪,并留下了电话号码:528-491,进一步将这个数字暗示给菲舍的潜意识。为了缓解菲舍的潜意识防御,柯布扮演了新角色——查尔斯,通过告诉菲舍盗梦原理,骗取其信任,从而让其潜意识的防御程度降低。柯布的潜意识在这一层也曾出现过影响,他两度看到了孩子玩耍的身影。
通过柯布的诱导,菲舍潜意识中对布朗宁产生了怀疑,因此透射出的布朗宁来到了528房间对自己莫须有的罪名供认不讳。盗梦小组得到了菲舍的信任。菲舍决定跟随大家一起去探寻关于“终极遗嘱”的真相。于是盗梦小组留下阿瑟负责实施穿越,其他人带着菲舍进入下一层梦境。上一层中,优素福的卡车在逃亡过程中的翻转和坠落也影响到了本层的物理环境,频频出现空间翻转和失重等特殊情况。阿瑟不得不针对失重环境重新调整穿越方式。


第四层时空:埃姆斯的梦境、环境为雪中要塞、通过炸毁要塞支柱形成坠落和通过电击实施穿越。

第三层梦境的梦主人是伪装者埃姆斯(菲舍被骗,以为是布朗宁的梦境)。埃姆斯也对环境进行了自我改造,设计了一条通风管道作为以防万一的捷径。在这一层中,环境进一步简化,而菲舍的潜意识防御更加激烈(只剩下武装保安了)。埃姆斯负责引开要塞的外围保安,柯布和阿里阿德涅负责远程狙击协助和观察大局,齐藤负责带领菲舍潜入要塞,并从密室中的保险柜里查看关于“终极遗嘱”的真相。由于第一层梦境中的优素福令卡车撞向大桥护栏的时间提前了,众人错过了第一次协同穿越的机会,任务时限进一步被缩短。
在菲舍来到前厅后,柯布的潜意识阴影梅尔出现,并枪击了菲舍。于是在阿里阿德涅的提议下,柯布和她一起进入下一个梦境去救菲舍回来。齐藤由于伤势过重渗透到这一层梦境而死去,从而坠入迷失域。埃姆斯利用电击配合下一层的阿里阿德涅,令菲舍穿越回来。“死而复生”的菲舍走进密室,聆听了被修改后的父亲临终最后一句话,并用之前的那串数字打开了保险柜,得知了“终极遗嘱”的真相。“植入”行动的目的达成。


第五层:柯布的梦境、环境为破败都市、通过坠楼实施穿越。

第四层梦境的梦主人是柯布。由于事出突然,阿里阿德涅只建造了三层梦境,并且柯布确信梅尔之所以在第三层梦中杀害菲舍,是希望他去下一层梦境中与其相会,于是柯布把之前他和梅尔曾经建造并一起生活了50年的梦境还原在了第四层梦境中(柯布本来就是一名高超的建筑师)。如此一来,柯布根本不用等潜意识中的阴影梅尔出现,而是可以直接去那个特殊的房间找到她。由于这里隐藏着柯布的心魔,所以柯布再次复原的时候,展现出的却是破败感。并且由于上一层埃姆斯在对菲舍实施电击,所以后期环境中便一阵阵地电闪雷鸣了。
在和阴影梅尔的交谈中,柯布道出了他内心一直挥之不去的负罪感,以及这份负罪感的成因,也因此回忆起了曾和梅尔白头到老的幸福。摆脱心魔的柯布以自己为交换筹码,从梅尔那里换取了菲舍,并让阿里阿德涅把菲舍推下高楼配合埃姆斯的电击实施了穿越。被梅尔扎了一刀的柯布并没有跟随阿里阿德涅一起坠楼实施穿越,而是拥抱着梅尔,等待梦境坍塌后坠入迷失域去把齐藤找回来。


第六层:迷失域、环境为混沌、通过死亡实施穿越。
迷失域没有梦主人,是一个潜意识的边缘。由于进入迷失域多半是因为梦中死亡或梦境坍塌时没完成穿越,所以来到迷失域的意识都经过了严重的创伤,会呈现失忆的状态,甚至会忘记自杀是回到现实的方法。并且因为迷失域不基于任何筑梦师的建造,而是一个潜意识的“大杂烩”,所以非常容易模糊人的意识,使其分不清自己是在迷失域,还是在现实中。还有一点,由于迷失域是独立于层级梦境之外的另一个潜意识边缘,因此其时间关系也是不确定或者说不存在的(无法以之前的倍数继续推算)。人潜意识上的决定能力比在梦境中更大更强(于是即便不是建筑师,也能在潜意识中建造自己想要的环境),不仅会改变环境样貌,甚至会改变自身的样貌。
在迷失域中,柯布终于见到了齐藤。由于内心一直很“lonely”(大老板都这样),齐藤在迷失域呈现出极度衰老却依旧权势富有的形象。柯布虽然不怎么苍老但是由于饱受情感折磨,迷失域中的形象便外貌相对年轻,精神状态却沧桑了许多。通过对话,两人都似乎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和目的。一直平稳旋转且不停不倒的陀螺也终于让齐藤和柯布明白了两人仍旧处于迷失域之中。最后齐藤举枪,两人通过死亡实施了穿越。
最后,尽管有先后顺序(优素福、阿瑟、阿里阿德涅、埃姆斯和菲舍是先一批回到现实,柯布和齐藤是后一批回到现实),但是最后所有人又再次回到了第一层时空中,也就是回到了波音747的头等舱的现实中。于是,这六层时空形成了一个时空上的“莫比乌斯圈”。


曾经的梦境
这次“植入”行动是一个典型的六层时空,那么在更早的时候,柯布和梅尔曾经创造的梦境又是怎样的呢?
梅尔和柯布两人曾经非常热衷于探索梦境的各种秘密,两人也通过在药剂中添加镇静剂从而达到多层梦境。柯布当初的镇静剂,应该比不上优素福的特制镇静剂,因此时间倍率应该在12倍到20倍之间。柯布和梅尔在梦中曾经过了50年,在现实中却只有1天,从而我们可以推断,两人应该至少进入到了第四层梦境。(因为即便是按20倍计算,现实中的一天在第三层梦境中也不过20年。)
在第四层梦境中,两人度过了50年的幸福时光,最后双双老死,从而变成了最早坠入迷失域的两人。在迷失域中,两人的意识都受到了一定的损伤。梅尔分不清迷失域和现实的界限,而柯布则忘记了两人白头到老的誓言。于是只是为了把梅尔从梦境中唤醒的柯布在梅尔的意识最深处“植入”了“怀疑一切,尝试一切”的想法。两人终于通过卧轨自杀从迷失域中逃离,返回了现实时空。
然而这个“植入”的想法却带来了严重的副作用。回到现实的梅尔依然怀疑自己身处梦中,最终以坠楼的方式自杀以图醒来。柯布从此背负了潜意识上深深的负罪感。存在于他潜意识中的梅尔和两个孩子便会经常出现在梦中进行“干扰”。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QQ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